大浪淘沙、千帆过尽,是时候重新认识众筹了

 

 

国内的众筹行业,始于2011年首个众筹平台“点名时间”上线。四年后这家众筹平台宣布转型智能硬件首发平台,让很多人感慨“国内再无众筹”。

正如所有成熟行业发展过程中,都会出现野蛮生长、灰色地带一样,众筹也不例外。2015年开始,国家频繁针对众筹行业推出政策文件,不少缺乏资质、涉嫌非法集资的平台下线。时至今日,留在这个赛道的选手已经不多。

在这个节点,重新认识众筹对于创业者、梦想家以及支持生活理想的投资者来说,都很有必要。

01

2009年,美国众筹平台Kickstarter成立。用户在平台上支持项目后,可获得实物或经验奖励。虽然Kickstarter一开始只是个非盈利平台,但这种创新模式却点燃了中国创业者的梦想。

2011年,与Kickstarter模式类似的众筹平台“点名时间”上线。它和随后涌现的众筹网、追梦网等平台,形成中国第一波众筹热潮。

随着一系列股灾,熔断事件,P2P跑路等风波,2015、16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调控政策,互联网众筹行业举步维艰。巨头逐渐调整策略,大量中小型众筹平台关停并转。市场上仅存的模式只剩下“实物众筹”和为数不多的有资产端的“收益众筹”。

很多人质疑互联网众筹行业已死,可也正是因为这种调整,大浪淘沙留下的平台有了更好的生存空间和市场环境。

今年年初,“众包众筹众创”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中被提及:“创新体制机制,激励企业和社会力量加大基础研究投入,探索基础研究众包众筹众创。”

盈灿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众筹行业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国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共有209家,与2016年底的427家相比,跌幅达51.05%。

 

 

开始吧是逆境崛起的一个“幸运儿”。2015年到2017年,开始吧两年多时间完成5轮融资,并在2017年单年实现30亿认筹额。

如果按照回报方式,国内的众筹平台,大致可分成三类:一是以京东、淘宝众筹为主的奖励众筹,基本上是另一种形式的预售+团购;二是以轻松筹水滴筹为代表的公益众筹,捐赠者一般不需要任何回报;三是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也就是之前的私募股权众筹融资。

开始吧不是电商,也不是公益平台。它属于第三种“消费+权益”的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既有早期支持创作的简单纯粹,又一定上解决了投资人的需求。

整个行业遭受重创,开始吧为何能跑出来?投资人可能有更深的认识。

华映资本季薇认为,开始吧的优势在于团队有“复合基因”:既有做内容、运营流量的基因,又有对移动互联网深刻理解的基因,同时涉及金融领域,有较高的资产处置能力与风控能力。

因为这种基因,开始吧通过内容切入从日常消费、家居生活等多个场景,吸引强粘性的用户群,建立起众筹行业独具特色的护城河。同时,开始吧也能为线下优质商业内容提供金融解决方案,提供涵盖行业上下游的综合服务,强调“体验、调性、个性化”。

开始吧的特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众筹行业逐渐规范,整个市场也回归了冷静和理性。这几年,国家开始鼓励中小金融机构的发展,对众筹的态度逐渐放宽。

这或许表明,众筹作为小微企业融资工具,享受政策红利可期。

02

2016年,开始吧的定位由“个性文创型”调整到“生活风格型”,民宿成为最重要的板块之一。

为什么是生活风格型?一方面,小说创作、演唱会一类的线上项目,规模小、离钱远;另一方面,中国人正在经历消费升级,标准化的酒店不能解决用户的个性化诉求,餐饮、美业的常规服务,对很多人来说也远远不够。

这其实是一种从标准到个性,从效率到反效率的迭代。对开始吧来说,它的崛起与内容消费的升级,密不可分。通过情感化的内容,开始吧聚拢了一批忠实粉丝,形成了良好的口碑。以此为基石,它才能顺利切入线下实体经济,打出对标“新美大”的口号。

媒体出身的开始吧创始人徐建军,更愿意将开始吧看成“内容创业”。他曾在多个公共场合,探讨中国互联网的流量结构。在他看来,淘宝和京东的流量模型是沙漏型,而开始吧是河流网状式的。

早期,开始吧就是从微信公众号做起来的。三年不到,开始吧已形成三大新媒体矩阵,分化出若干公众号,积攒了2000万粉丝。正是这种小而分散的流量,让开始吧与用户形成高强度的情感连接。

不过归根结底,内容的作用,只在于引导和加深。众筹平台之所以能成立,主要原因还在于满足了供需两端的需求。发起项目者、共建人,抛离理想、情怀的光环,其实就是创业者和投资人。这也是众筹平台切入创投领域的关键。

对很多创业者而言,众筹可能是能让项目进行的唯一途径。中国小微企业本就融资难,一些大胆创新的想法,落地实施的概率就更小了。相较于讲究运营数据、现金流、回报率的传统创投圈,聚合相同兴趣和理想的众筹平台,对他们更开放和包容。

另外,传统投资只有一家或几家专业机构进入,而众筹平台的共建人往往有很多个。他们出资的门槛相对较低,就单体而言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参与。很多时候,是创业者和投资人共同推进项目前进。这就解决了很多项目缺乏种子用户,不好冷启动的问题。

针对平台上的共建人,开始吧曾做过一次用户调研。发现他们有三大需求:第一是兴趣和审美,因为喜欢所以参与;第二是投资需求,想要跑赢通胀;第三是社交需求,通过一个项目,认识有共同理想的人。

对于很多共建人来说,众筹不只是一个投资手段,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他们不是为别人的项目筹钱,而是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他们不止要为项目筹钱,还要贡献时间、精力和想法。亲身参与、感知一个项目从0到1,拥有投资人、创业者和用户三重身份。

未来是湿的。互联网的价值在于连接和共享,素不相识的人可以一起编辑一条维基百科,也同样可以一起完成一件有意思的事。人们可以共享单车,共享知识,也可以共享梦想。这才是众筹平台最初,也是最根本的意义。

03

为了这个“初心”,开始吧喊出的口号是“报复平庸的方式”。你可以在平台上看到非常多或文艺、或暖心、或创新的项目,每个项目背后都有一个独特的故事,可能是你想做却不敢做、做不了的。

曾做过李志经纪人的迟斌,想众筹给独立音乐人做一种精酿啤酒,结果小众的“滚啤”成为支持人数最多的项目;去年上映的动画电影《大护法》,也是通过开始吧筹得30多万资金,意外口碑爆棚。

脱掉故事和情怀的外衣,众筹其实是一种金融解决方案。只不过,它诞生在消费升级的时代背景下,以服务个性化商业需求为己任。

这意味着,虽然众筹解决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需求,甚至让他们感到“很欢乐”,但作为一种金融投资行为,依然有其风险性。

目前,国内众筹行业主要面临两个风险:一是作为连接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中介,容易遭遇信任危机;二是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容易和非法集资、公开募股混淆,经常受到国家的严格监管。

只有做好相关的风控措施,众筹平台才能继续合规地开展。风控和法务部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了提高项目成功率,投后管理也必不可少。

开始吧目前有一支十几人的风控团队,平台所有项目上线前,都会经过法律合规和财务尽调审核;法务部门的作用,在于对协议到打款的各个环节进行合法合规的审查,除自建团队外,开始吧还联合了众多律师事务所做这件事;开始吧也设有类似投资经理的岗位,用以降低创业和投资的风险。

截至今年2月底,开始吧已上已有1716个项目,其中90%的项目众筹成功,总认筹金额达到了48亿元。超过半数的项目分布在江浙沪一带,来自民宿行业的认筹金额占比最高。

为避免众筹平台出现刚性兑付的现象,我国相关法律规定,股权众筹平台不得对众筹项目提供对外担保或进行股权代持。这其实强调了众筹的风险性,不过经过开始吧“基本合规审查-项目运营能力审查-业务经营能力审查”三层严格风险评估体系,目前平台的纠纷项目比例控制在3%以内。

另外,证监会近日印发工作计划,2018年将拟定、修改规章类立法项目32件,其中制定《股权众筹试点管理办法》,是15个“力争年内出台的重点项目”之一。此举将进一步增强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功能,但互联网股权众筹的风险也随之提高。具体到互联网众筹平台,国家监管层留出空间是好事,企业也更该提高自律意识。

开始吧CEO徐建军一直认同经纬创投张颖“未来公司会越做越重”的理念,在去年的公司年会上,他表示开始吧不会做十年前工具型互联网创业的事,而是要“走到食物链顶端”。

走到高处甚至无人区,可能是开始吧这个平台,报复平庸的方式。

本文链接: /112166.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