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上市,给谁做了嫁衣?

 

虎牙上市,给谁做了嫁衣?

  来源丨猎云网(ilieyun)

  文 | 尹子璇

  北京时间5月11日晚,“游戏直播第一股”虎牙成功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游戏直播平台,虎牙CEO董荣杰和欢聚时代CEO李学凌共同赴美敲钟,证券代号为“HUYA”,发行价为12美元/ADS。虎牙此次IPO发行规模为1500万股ADS,IPO发行价最终定格在12美元/ADS,拟募资不超过2亿美元,证券代号为“HUYA”,估值达24亿美元。

  据猎云网了解,虎牙开盘价为15.53美元/ADS,较12美元的发行价上涨了29%。而虎牙开盘表现强劲,一度攀升逾42%,报17.05美元。

  虎牙终于圆梦游戏直播第一股,并且交出了一份完美的资本答卷。

  1 、“ 富二代 ” 虎牙

  让我们将时间倒退回2012年,多玩YY官方推出了一款名为YY游戏直播的插件,可以将游戏与解说同步结合,这也是国内首个游戏直播产品。

  当时的YY游戏直播可以说是满足了天时地利人和,那个时候,《英雄联盟》刚开始公测不久,电竞市场开始回暖,打上国际知名赛事的选手也只能拿到几千块钱甚至更低的工资,战队的收入渠道和粉丝沉淀方式也很少,YY游戏直播则是给主播们带来了一种新的沉淀粉丝的方式。

  而通过YY的引流,YY游戏直播获得了大量的用户。

  2014年11月,YY直播更名为虎牙直播,并在2016年逐渐完成与母公司YY的拆分。随后,直播大战爆发,各平台开始花重金争夺主播与赛事版权;资本刺激下,多个新平台进入市场。2016年,全网的直播平台超过200家,市场泡沫被投资人和创业者吹得飞起,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有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有近100家直播平台都获得了融资。巨额资本也开始加持直播行业,我们熟知的斗鱼、熊猫TV都是在那时诞生。

  忽然之间,直播行业“百团大战”的大幕拉开,直播从业者“跳槽”、“薪金翻倍”的消息不绝于耳,各大直播平台开始了一场“烧钱、抢人、融资、圈地盘儿”的争夺战。

  在2016年直播行业各大平台的火热竞技后,随着估值5亿元的光圈直播倒下,无法逃避的“洗牌期”随之而来。没有巨额资本加持的平台,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背靠YY的虎牙无疑是幸运的,虽说在融资上面虎牙一直走得不是很快,但是“富二代”并不需要担忧这个问题,2015年三月,欢聚时代董事长李学凌就曾宣布,继续向虎牙直播业务增加投入7亿人民币。

  直到2017年,剩下的几大平台之间的挖人战争有了偃旗息鼓之势,大家开始打造差异化,营收、盈利已经被这些直播平台提到了重要日程之上。进入2017年之后,斗鱼开始在流量变现上进行了多维度的尝试;熊猫TV则是走上了自制PGC的道路同时各大直播平台均开始在打造自己的经纪公司,并要求旗下的大主播们纷纷签约直播平台直属的经济公司。

  游戏直播平台开始从跑马圈地的阶段,发展到了拓展营收的阶段。

  正如别的互联网风口一样,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战争时代已经结束。一年多的时间,直播行业几乎大变天,早已形成强强割据的格局。根据极光数据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份游戏直播平台渗透率前三分别是斗鱼占比3.6%,虎牙为2.9%,熊猫直播1.7%。

  2 、 混乱的直播后半场

  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 《2017上半年中国游戏直播市场行业监测报告》显示,2017年1月到6月,移动端游戏直播市场平均月活用户数从1月份的3738.18万人次下滑至3006.59万人次,同比下降19.57%。

  游戏直播无疑有巨大的市场,虽然市场依旧在增长,但是,整个市场规模增长率有了明显的降低,活跃用户等运营数据增速也已经放缓。

  2月12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了题为《重拳打击网络乱象》的专题节目,斗鱼主播“五五开”等主播被点名批评,春节前夕,广电总局就加强管制网络视听直播答题活动正式发布通知,曾被视作下一个风口的“直播答题”热潮就此休止。

  随着直播流量红利的消失,内容同质化与政策收紧带来的问题逐渐凸显。其中,终止并购又转头冲刺港交所的映客应该是最为焦虑的一位。面对数据的下滑,映客在2017年做了很多尝试:尝试过签约主播,拓展了游戏直播,做过短视频,成立了专门的小组探索社交上的各种可能性,开发了芝士超人等独立的新产品以扩张公司的版图,但这些尝试多以失败告终,公司业务和组织架构经常调整。

  虽说虎牙已经盈利,但是根据招股书显示,在截至2018年3月31日,虎牙总营收为人民币8.436亿元(约合1.345亿美元),其中流媒体直播营收为人民币7.928亿元(约合1.264亿美元)。由此不难发现,即便直播已经走过了15个年头,但是盈利方式上,还是以直播打赏以及广告收入为主,其盈利模式仍没有任何行之有效的创新,变现模式单一或许成虎牙最大的问题。

  而近半年时间里,虎牙斗鱼两大平台之间发生了多起主播互换门庭的变动。2017年8月,虎牙知名主播嗨氏宣布转会斗鱼;2017年底,虎牙陆续从斗鱼、B站挖来了韦雪、杨帆两位主播;2018年1月,斗鱼英雄联盟知名主播毒纪正式签约虎牙直播。

  有媒体报道称,斗鱼曾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花费6000万元从虎牙挖走多名主播,这些主播带来大量粉丝流量,让平台日活用户数得到空前提升,斗鱼也得以成功跻身游戏直播领域头部玩家位置。

  主播的粘性大于平台,甚至出现多次天价挖人的情况,这也是直播平台无法避免的问题。而虎牙在内部主播培养体系上也有所不足,所以才过于依赖外部挖角。

  除此以外,在数据上,虎牙虽然在招股书中称自己为第一,但就近期极光大数据的监测数据看,现阶段斗鱼直播的渗透率、日均新增用户数、月均DAU等数据均位于行业前列。

  3 、 虎牙 历史上首季度盈利

  在3月底,腾讯同时为虎牙和斗鱼提供了威尼斯人开户一轮融资。在此后不久虎牙的招股书中显示,腾讯投资虎牙的4.6亿美元直接占到了34.6%的股份。据此推算,虎牙的估值应在13.3亿美元左右;此后不久,斗鱼的投资方也对外界披露一个数据,腾讯在对斗鱼的6.3亿美元融资当中,对斗鱼的估值是24-25亿美元。

  这次投资之下,虎牙估值不足竞争对手的一半。

  但是虎牙却不得不接受这一轮投资。

  腾讯有钱,而且握着国内最火热的几款游戏的版权,无论是虎牙起家的游戏《英雄联盟》抑或是大火的《绝地求生》、《刺激战场》,腾讯游戏可以说扼住了所有直播平台的喉咙。而经历了前段时间网易游戏状告YY组织主播直播其旗下游戏《梦幻西游》并胜诉的事件,没有哪一家直播公司会对腾讯说不。

  甚至有消息人士透露:虎牙直播完成盈亏平衡历史上首季度盈利,也正是由于抓住“吃鸡”游戏热潮。

  所以,当得知虎牙和腾讯签订了补充协议 (腾讯在投资完成的第二年和第三年之间,可以逐步通过市场公开价格购买虎牙股份,并最多达到50.1%的控股权) 后,我们并不感到意外。

  4、 IPO或许是虎牙的最后一张牌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虎牙第一季度总营收为8.44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仅为3.99亿元人民币,增速达到111%。按照美国会计准则口径,虎牙一季度净利润达到人民币3140万元,净利润环比增长达531%。2017年第四季度虎牙首次扭亏为盈,成为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第一家盈利的公司。

  或许也正是盈利给了虎牙上市的底气。

  与虎牙同获得腾讯重金支持的斗鱼近期有上市传闻,映客在3月底已在港提交招股说明书,花椒也有消息称年底或将赴港上市。从上市本身来说,市场寡头效应正愈加明显。此前,直播行业上市公司只有欢聚时代和陌陌,今后将增加至五六家,上市平台与非上市平台之间距离也会进一步拉开。

  但从势头上来看,虎牙似乎更在乎“游戏直播第一股”的名号一些。

  今年一月份,那时斗鱼与虎牙IPO大战刚刚打响。融资消息流出,作为平台生存命脉的大主播们却事故频出。短短一个月时间内,虎牙斥巨资挖来了斗鱼的拳师7号、撸管飞、辛巴、赵小臭、丸子哟、sy是个萌妹、韦神等一众主播。

  除此以外,接受腾讯的投资也可解读为是为了IPO背书。

  可以说,虎牙为了这次上市,使劲了浑身解数,毕竟,游戏直播第一股还是会为虎牙取得部分的先发优势。

  但在,在股权上,YY持有虎牙48.3%的股份,以及55.5%的表决权;腾讯持有34.6%的股份和39.8%的表决权,且未来腾讯可能还会拥有50.1%的股份,过于单一的股权结构,虎牙早已丧失了自主权。

  从本身来说,直播平台本身的各种弊端也在阻碍虎牙的发展,斗鱼的估值带来的威胁也会降低虎牙在投资者心目中的分量。

  我们不知道虎牙是否还能寻求自身突破发展,虽然在上市之前的连线中,虎牙表示已经进军东南亚市场。但如果依旧不能解决盈利模式单一这一问题,那IPO或许已经是虎牙的最后一张牌

本文链接: /115265.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