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的下半场在同城速递中燃起,闪送恐难挑起重担?

新零售的下半场在同城速递中燃起,闪送恐难挑起重担?

如果说新零售上半场的战争是巨头们在争夺线下零售店的市场资源,那么新零售下半场的战火将会在同城速配领域中燃起。

上半场的线下零售店争夺战中,无人零售店、无人货架等需要人工智能技术才能进行升级的线下新零售业务。巨头们在拥有足够的资金、技术、流量以及大数据等市场资源后,在线下零售领域中逐渐形成垄断之势。而资源匮乏的中小型企业,在新零售线下布局中可以说毫无机会,即使是在入场之后,也是被巨头惯用的烧钱打法“安排”得明明白白,最终选择落魄离场。

相对于上半场的残酷,下半场就显得友好了不少。一方面是中小企业摸清了新零售的“玩法”,通过残酷的上半场竞争领悟出在同城速配市场上所需要避免的雷区;另一方面则是推动同城速配业务发展的主要市场资源是人力资源,在这个劳动力充足的市场中更容易获得,由人工劳动力所衍生的配送业务也更为宽泛。

因此,从去年年底到目前为止,各领域的巨头和中小型企业纷纷厉兵秣马,在同城速递市场中开疆拓土,试图在新零售市场中分得一杯羹。既有如三通一达和顺丰这些快递企业,又有像达达、闪送、UU跑腿等众包型跑腿公司,他们整合了自身的业务优势,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新零售业态。

建立于专人配送的闪送“速度帝国”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快递服务企业的业务完成量达到400.6亿件,同比增长28%,业务收入达到4957.1亿元,其中,同城快递业务量累计完成92.7亿件,同比增长25%。

但快递企业在新零售市场布局,加码同城速配的举措,在目前看来并不乐观。对于快递行业而言,最大的竞争对手来自跨界“搅局”的电商巨头,巨头企业的进场让他们在同城配送市场上的快递业务量不断缩减,再加上原有的外卖、跑腿等同城配送服务平台的瓜分,快递企业在同城市场上开展同城配送业务的效果并不理想。在这个一二线城市达到饱和的阶段中,玩家们要想在原有的配送业务上有所提升,在巨头的垄断步伐中实现降维打击,就要拥有更加垂直细分的领域。

而从市场融资角度上看,以专人配送为主要业务的闪送平台在2017年的资本市场中连续获得三次融资,成为了去年同城配送平台融资额度最高的玩家。闪送在同城速配市场上商业模式也成为了其他玩家在该领域内的标榜。

一方面是众包模式帮助闪送实现市场快速扩张。同城配送市场上的快递企业和巨头玩家,均是结合自身拥有的配送人力资源进行扩张,顺丰选择全直营模式来直接管理配送人力资源的服务质量,中通和韵达则通过“直营+加盟”来加速市场布局,而巨头们则通过自建物流团队来强化自身新零售生态的稳定性。

与进场的快递企业和巨头相比,闪送选择众包模式能够帮助其节省布局时间。在利用第三方信用评估机构对线上报名人员进行筛选之后,闪送会对通过筛选的人员进行审核和培训,向最后通过考试的人员颁发上岗证。众包模式相对于直营、加盟和自建物流团队模式而言,在团队培养上能为闪送平台缩短大量时间,达到快速扩张市场的效果。

另一方面则是由专人直送带来的极速配送体验。专人直送是指配送货物在运输过程中只由一名闪送员进行派送。这样既能节省掉闪送员与第三方平台或者机器之间的交互和交接时间,又能避免闪送员存在拼单现象而导致配送效率降低的问题。同时,货物运输过程只由一方负责,在货物出现损耗、丢失或未能及时送达等问题后,判定谁责任方就显得更加明朗。

此外,在2015年资本寒冬来临之时,业内其他平台不断烧钱,而闪送选择及时止损,全面停止对用户和闪送员的补贴,培养平台的独立造血能力。在将补贴资金投入到研发和提升用户体验上后,闪送在市场生存了2年就达到收支平衡,3年实现了盈利,平台订单量也正以每年300%的速度增长。

在众包模式的快速扩张以及专人极速配送的速度基石下,闪送在同城配送领域中逐渐建立起了“速度帝国”。截止目前,闪送官网上显示其已经拥有40余万名闪送员,同城专人配送服务已经覆盖全国157座城市,为七千多万用户提供服务。

生态断层,闪送在极速赛道也迎来些许潜在危机

垂直细化、及时止损的服务模式让闪送在2017年同城配送市场烧钱大战的“穷途末路”中脱离出来。重新定义后的闪送,“1分钟下单响应,10分钟上门取件,60分钟送达全城”等标签也迅速成为了其他同城速配企业的对照标杆。但闪送所拥有的超高增长速率和垂直细化的“专人直送”业务,在同城配送市场不断规范之后所存在的潜在危机也愈发明显。

危机一:垂直细化的“专人直送”无法形成生态闭环,“国王”或将沦为打工者。专人配送虽然提高了消费体验,并且在美团、饿了么等平台上也有配送业务,但平台要想在市场上长期生存下去,则需要在业务上形成生态闭环。而从目前来看,闪送在同城配送市场上的业务模式单一、数据资源局限等特点让其在该领域中难以发展成巨头。

加之在外卖和快递巨头等“搅局者”入场之后,业务规模更大的外卖和快递企业,在发展模式上均能参照闪送平台,且价格更低于闪送。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巨头已有向C端市场进攻之势,目前饿了么旗下的蜂鸟众包注册配送员已达300万;而与闪送服务类似的UU跑腿和新达达也逐渐崛起,各方巨头林立而起使得同城速配市场的流量红利天花板临近。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无法形成业务闭环的闪送很容易被入场其他行业巨头冲垮,速度王国里的闪送在未来市场中要么被资源雄厚的巨头耗死,要么沦为巨头旗下同城业务中的打工者。

危机二:众包模式下,闪送潜藏的多米诺骨牌危机。从增长速率上看,每年增速保持在300%能让闪送在专人配送领域中拥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但这样的增长速率的背后是严重依赖人力配送资源的众包模式。在科技时代中,以人力资源支撑起来的速度帝国,很容易因平台与配送者之间的矛盾而导致其市场影响力下降。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近期发生的“李先生”事件,李先生作为闪送员,在配送过程中出了交通事故,但是闪送平台不承认李先生是其员工的态度,让李先生只能选择对簿公堂。而导致这类事件出现的原因之一,是平台为了提高配送效率而选择使用电瓶车作为配送工具,这样的工具极易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同时还会涉及到闪送员的交通安全问题。

无论结果如何,都折射出了众包模式下的闪送,在处理平台与闪送员之间的矛盾并没有明确标准或者规定。管理尚未规范化的闪送,在未来市场中或许会出现更多的“李先生事件”,一连串的此类时间就会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让闪送在同城速配市场上建立起来的“速度帝国”瞬间崩塌。

同城配送竞争激烈,众包企业如何逆袭?

闪送在去年上半年就获得了1亿美元的资本融资,是因为资本看到了闪送在专人直送业务上的优势,能为闪送在鱼龙混杂的同城速配市场中标新立异,并能迅速站稳脚跟。而据最后的融资事件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闪送再无新融资的消息。其实不止是闪送,以众包模式来扩展业务的配送企业,在近一年时间内融资事件也是屈指可数,除了2017年11月的UU跑腿和今年2月的帮帮兔之外就鲜有耳闻。

资本在对众包企业进行投资逐渐趋于理性的原因,一方面是同城配送市场竞争越发激烈,各方巨头争相涌进,未来烧钱大战似乎已经不可避免,而“人傻钱多”的资本并不存在;另一方面则是众包模式的企业竞争格局已经形成,产业模式也逐渐清晰,具有吸金能力的创新点匮乏。现如今的众包者们要想从同城配送市场上抽身而出已经不太可能,而突围则需要众包企业不断提升自身的市场竞争力。

一来,以“众包联盟”对抗其他行业巨头。在当下的同城速配市场中,众包配送企业的业务来源,一方面是平台自身的市场业务,另一方面则是第三方平台业务。而快递和外卖平台入场同城速配市场已经是必然趋势,随着各方巨头旗下即时配送平台相继启动,独立的众包配送企业业务量所受影响正不断加大。

在电商和快递企业的双面夹击之下,众包模式中的各个企业仍在各自为战。众包企业在近几年的发展中已经在市场上培养出了不少的用户群体,众包配送业逐渐成为了一个前景可观的行业。而要想在各方巨头的“围剿”中生存下来,一盘散沙的众包企业需要同仇敌忾,整合各个企业的优势资源,以“众包联盟”的抱团形式与多方巨头相抗衡。

二来,进行模式升级,寻找新的市场G点。在早期的同城速配市场中,“速度快”、专人服务成为了众包模式企业打开市场的切入点。而众包企业的崛起,正好是在传统快递企业在最后一公里服务上无法满足市场对速度的需求之时,也就是说众包企业抓住了同城服务市场的“市场兴奋点”。但不断入局的玩家让速度服务逐渐出现同质化。因而众包企业们在整合业务优势之后,需要寻找新的市场突破点,结合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发展差异化同城服务产品。

总而言之,同城速配市场的诞生为消费者带来更优质的消费体验,但进场的玩家都想在这个市场中分得一杯羹。众包模式的企业要想以独立行业的形式与电商、快递企业在同城配送市场中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各企业需要同仇敌忾、不断创新来提高市场竞争力。同时强化各平台的自主造血能力,实保障平台、众包配送员和消费者之间利益最大化。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为作者投稿到『互联网的一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 /117688.html (转载请保留)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
博聚网